2017年第12届创新作文大赛总决赛冠军作文-钱奕琳


2017年第12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(高中组)总决赛已经结束,本次总决赛产生10名特等奖选手,自主招生在线团队收集整理特等奖作文,供2019/2020届考生参考。

作者:钱奕琳

学校:四川省绵阳外国语学校

作文题目:叩问

颐和园的一片水花,王国维——清朝的最后一条辫子,便杳无音信,永远离去。他走的时候向同事借了五元钱,当时颐和园门票六角,他死时口袋里尚存四元四角。这个刚至天命之年的人,一生都贡献给了文化。

北京是个有气魄的城市,历史珍宝,皇家园林,但它也是有柔情的城市,有如江南水乡,风韵婉转。推开昔日圆明园的大门,我想到这里来叩问文化。

“词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”。若一袭白衣,便昂然走进历史。古朴的书架上是《红楼梦》,是《西厢记》,海宁先生坐在一旁,青灯半燃,笔舞九天,从《人间词》到《人间词话》,他对文化的爱,深深地烙印在心里。

推开沉重的大门,我想带着沉重的心去叩问它。出现在眼前的是几条宽敞的大路,没有多远便听到有叫卖声,左边近水楼台,游人如织,右边叫声如织,店铺林立。人们的喜悦心情溢于言表。这哪是叩问圆明园,简直就是逛公园。罢了,本着初心去看遗址好了。

余秋雨先生认为,一个风云数百年的的朝代,总是以一群强者英武的雄姿开头,而打下最后一个句点的,却总是一些文质彬彬的凄怨灵魂。静安先生立在桥头,大清亡了,自己是否应该随之流去。几片花瓣飘零在水中,他临水自吟: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”又是《葬花吟》,又是清朝。他抬头,四周全是朱红的城墙。昔日那些廊腰缦回,檐牙高琢,那些嫔妃,皇子王孙,全被历史潮流淹没了。

昔日的建筑早已倒下,只有“观水法”的几尊巨石耸立。似乎想重塑那一段繁华。游人快速合影留念,急急向前走。我迈着缓慢的步伐,反复浏览着展板,在一堆关于“怎样考古”的文字中,搜寻文化遗迹。每一个动作都很轻,真不想打搅它们的宁静。照相时也从不照现代建筑,大概是像王国维,只想留在古典时代。

海宁先生站在桥头,他在身上摸索了一番,点燃了一根烟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,又吐出一大串烟圈。他凝重地望着天边,终于,灭了烟。他将烟头扔在地上,用脚使劲踩了几下。衣服上密密的褶皱爬上了他的额头,他迈开步子,“扑通”一声,溅起一片水花。

关于王国维投湖的原因向来有争议。我更赞成陈寅恪先生的观点:凡一种文化衰落之时,为此文化所化之人,必感痛苦,其表现为此文化之程量愈宏,则其所爱之苦痛愈甚,殆既达极深之度,殆非出于自杀无以求一己之心安而义尽也。总之,他是为文化而死。

“船票,有没有要买的。”“冰淇淋,零食小吃······”穿行于现代化的圆明园,我想,摧毁来自野蛮,也来自强加给它的文明。几近废弃的房子里,拉着一条横幅:圆明园残存文物。它被放置在最不显眼的角落里,目送着一位位头也不抬的过客。介绍的展板早已泛了黄,字迹模糊。棚内的栅栏生了锈,两尊独眼的狮子相对而望,无声地诉说着。这才是我要叩问的文化,为何被人遗弃?

有人认为,中东冲突的根源在巴以,而巴以的冲突,在于耶路撒冷。耶路撒冷这座圣城,本是三大宗教的发源地,三大宗教集中在一起,于是便有了宗教极端主义。犹太人看到残存的一面古墙要哭,因为他们失去国土两千多年,而中国人看到长城则不会,因为中华文明已延续五千多年。中国是和平的宝地,圆明园不是耶路撒冷,为何不好好保护它,让人们铭记历史?

夕阳的余晖斜洒在石柱上,它像一位暮年的老者,平静地审视着来往的过客。有些撑不住的,倒在草地上,像吃了败仗的将士,默默地流着眼泪。黄昏已至,英雄落马,宝剑出鞘,王者的挽歌奏响······

我望着圆明园内碧绿的湖水,无不想起王国维先生的面容和身影,不知先生若见到这一幕,会不会也在心中默默流泪。

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我断井颓垣。”圆明园,也许,年老的你,最有资格嘲笑人类?

王国维爱清朝,怕它灭亡。

我爱文化,怕它失去。